首頁(yè) >> 河南日報 >> 內容

穿越4000年 走進(jìn)“糧倉城”(新時(shí)代 新征程 新偉業(yè) 行走河南·讀懂中國)

????地上建筑糧倉遺跡。李昊?攝

????□本報記者?方化祎?李昊

????種田、屯糧,是刻在國人血脈中的文化基因。它源自對糧食富足的不懈追求,是幾千年農耕文明代代傳承留下的印記。這種“種田魂”在華夏大地上延續了多長(cháng)時(shí)間?大約4000年!

????5月15日,“行走河南·讀懂中國”文明探源集中采訪(fǎng)團來(lái)到周口市淮陽(yáng)區四通鎮時(shí)莊村,探訪(fǎng)坐落在這里的時(shí)莊遺址,揭開(kāi)天“夏”最古糧倉的面紗。

????在時(shí)莊遺址考古發(fā)掘現場(chǎng),一處面積約5600平方米的人工墊筑臺地上,集中分布著(zhù)29座特殊的遺跡。它們圍繞在房屋周?chē)?,外圍有兩圈夯土圍墻,地基高,外層抹泥防潮,遺跡下方還有隔水層、絕水層。

????根據建筑形制的差別,這些遺跡大致可分為地上建筑和地面建筑兩種,與民間沿用的糧倉十分相似?!翱脊湃藛T在它們的底部,檢測出了粟、黍類(lèi)作物的成分,也就是人們通常所說(shuō)的小米和黃米。對遺跡底部鋪墊的植物和編織物進(jìn)行分析,發(fā)現成分為蘆葦。結合建筑形制,專(zhuān)家判斷它們是古代的糧倉?!睍r(shí)莊村黨支部書(shū)記時(shí)興榮告訴記者。

????據時(shí)興榮介紹,2019年4月,一家秸稈生態(tài)能源綜合利用項目即將落戶(hù)時(shí)莊村。開(kāi)工前,他聯(lián)系當地文物部門(mén),請求進(jìn)行先期勘探。沒(méi)想到,這一探就發(fā)現了一片總面積約10萬(wàn)平方米,包含了龍山末期至夏代早期、東周、漢唐時(shí)期遺存的古遺址。

????經(jīng)過(guò)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北京大學(xué)考古文博學(xué)院和周口市文物考古管理所研究人員的深入發(fā)掘,時(shí)莊遺址兩年間發(fā)現各類(lèi)遺跡399個(gè),其中特殊遺跡29座,即后來(lái)確定的古代糧倉。通過(guò)對采集樣品的碳十四測年,專(zhuān)家判斷糧倉遺跡距今約3750年至4000年之間,正是夏朝的早期階段。

????其實(shí),專(zhuān)門(mén)存儲糧食的“倉廩”很早就進(jìn)入了文字記錄的視野。甲骨文的“倉”字就是一個(gè)地下窖穴上面覆蓋著(zhù)圓錐形屋頂的形象,可以防雨、防風(fēng)、防沙塵。時(shí)莊遺址發(fā)現的這29座“糧倉”遺跡,為研究我國早期國家糧食儲備、統一管理等提供了絕佳的實(shí)物資料。

????“種種跡象表明,夏朝的先民們在長(cháng)期的勞動(dòng)生活中,已經(jīng)懂得了如何‘藏糧于技’?!睍r(shí)興榮說(shuō),它們見(jiàn)證了中華文明種田囤糧的悠久歷史。

????考古人員還在遺址中發(fā)現了墓葬、房基、壕溝、夯土墻、陶器等遺存。其中,夯土墻的外側靠近臺地邊緣位置有堆筑的護坡,具備“臺城”的結構,墓葬、房基、陶片數量較遺址規模明顯偏少。綜合多種因素,考古專(zhuān)家最終推斷,時(shí)莊遺址是一處以?xún)Z為主要功能的特殊倉城。

????這是我國目前最早的用于糧食集中存儲的“糧倉城邑”,和此前發(fā)現的漢代糧倉城相比提早了近2000年。時(shí)莊遺址因此成功入選2020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fā)現。

????如今,這處昔日的天“夏”糧倉,其扎根的豐饒土地依舊承擔著(zhù)扛穩糧食安全重任的使命——周口糧食產(chǎn)量連年保持在180億斤以上,2022年全年糧食總產(chǎn)量達到186.48億斤,位居全省第一,進(jìn)一步夯實(shí)了河南“中原糧倉”的地位。一座座現代化的糧倉在這里拔地而起,古老的糧倉轉變成為歷史文化的載體,繼續滋養著(zhù)現代人的精神生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