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sflcr"></button>
    1. <button id="sflcr"></button>

      1. <th id="sflcr"></th>

        河南姑娘宋學華歷時37天登頂珠峰

        34歲的河南籍女子宋學華,剛從珠峰歸來。

        為了這次挑戰,她籌備了半年之久,歷時37天,終于在當地時間5月18日凌晨5點30分,和另外四名隊友一起登頂。“人生有時候就要敢于突破自己,只有逼自己一把,才知道自己有多優秀?!?/span>宋學華說。

        登頂成功的那一刻,并非旁人想象的歡呼雀躍,因為連續奮戰幾十個小時,身心快到了臨界點,宋學華滿腦子想的是“趕緊撤回,回到安全的地方”。

        640 (21).jpg

        挑戰世界之巔要面臨氣候、地理環境、吃住行、疾病等變化,是一場關乎人類身心、意志力等多方面的考驗。這場37天的經歷留給宋學華的不僅僅是磨損的十指那樣簡單,其間遇到的人和事一次次帶給她強烈的沖擊。比如撤離時給她唱歌的夏爾巴向導,變戲法一樣在雪山端出一盤蝦或幾尾帶魚的隊友,在她腹瀉不止時掏出“蒙脫石散”的伙伴,以及永遠留在珠峰的挑戰者……

        珠峰歸來,宋學華個人對自然對未知的思索出人意料——她不后悔登珠峰,但是自己以后不會再去冒險,其他攀登計劃也暫時擱淺,“我不會再輕易去挑戰一座山,不會置關心愛護我的人于不顧?!?/p>

        這是她理性思索后的結論,擁有男性思維的宋學華并非縮手縮腳的人。

        珠峰挑戰成功者的身份之外,她身上還有作家、編劇、比基尼小姐冠軍、健身教練、獨立書店老板等多重標簽,不斷跨界不斷延展觸角。畢業后她當過幾年“社畜”,找不到快樂決定去學習西班牙語,之后又跑去國外念書,如今是自由職業者。她熱愛旅行、攀巖、滑雪等運動,還曾3次行走南美洲,穿越過雪山、叢林、沙漠和海洋。

        640 (22).jpg

        宋學華的人格底色A面是熱辣的,B面卻是沉郁的。

        她曾在出版的《何以為家》一書中寫道,1989年她被抱養到一個普通家庭,母親是被拐三次的女人,父親身體孱弱。但是這個成長于河南一個小小村落的女子,身上有著蓬勃的、旺盛的生命力,這些年來始終保持向上的姿態,通過閱讀和行走不斷抵達自己人生的高峰。

        究竟在追尋什么,何時會停下來,何謂人生的圓滿?宋學華享受生命的每個階段,接受當下的自己,并且會繼續向未知的邊界探索。

        這是一個34歲女性舒展活著的狀態。我們通過電話聊了許久,她的聲音溫婉又堅定。

        以下是宋學華的講述。


        疾病考驗

        決定登珠峰,我提前大半年放下所有的工作,開始做各種準備。我的兩個大駝包里吃的只有蛋白棒,塞滿了各種裝備和衣服,形影不離的背包里則裝著水,一公斤的水壺,防曬霜、唇膏,常用藥品和小零食。

        4月,我加入了由石磊任隊長的浙江珠峰攀登隊伍,到尼泊爾加德滿都開始EBC徒步和第一階段、第二階段拉練。珠峰的登山周期特別長,大約在30天—45天。第一階段、第二階段的拉練是從平原到5000米、6000米、7000米的極寒干燥的海拔攀登。

        640 (23).jpg

        我面臨的第一大挑戰是疾病。

        首先是腹瀉。記得當時我幾乎一整晚沒出廁所,就在馬桶上坐著。我當時心想完蛋了,半年多的努力要付之東流了。得虧了隊友帶了“蒙脫石散”,一包下去神清氣爽,當天就跟得上節奏了。后來我想是不是因為水土不服。

        腹瀉好了接著感染甲流。我們當時每天走三四個小時,天黑之前找個客棧住下來,客棧里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室外冰天雪地,室內溫暖如春,但是封閉的空間容易導致細菌滋生,不知道在哪個客棧里,我感染了甲流。

        640 (2).png

        我沒有發燒,癥狀是沒有力氣,完全走不動路,開始喘,大口大口的吐綠色痰液,后來又流鼻涕。整個人感覺呼吸不了。我走在隊伍的最前面,突然一口痰堵住呼吸道,當時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也無法表達,臉憋的通紅。周圍人也不知道我怎么了。我只能一直搖頭來示意。后來同伴意識到了什么,用力拍我的背,才緩過來。當天休憩時我嚷著要回家,不是矯情,真的太難受了。

        4月25日那天,我在嚴重鼻塞、頭疼、咳嗽的狀態下,沖頂海拔6119m的羅泊切峰。凌晨2點多出發,上午8點左右到達峰頂。

        640 (3).png

        抵達大本營前的三十米,我幾乎走不上去,沒有辦法大口呼吸,心臟也不舒服,我跟國際向導說沒辦法走了,向導找來了醫生,醫生檢查后說你的問題不嚴重,可能因為受寒,但是處在高海拔,導致出現連鎖反應。我心里安定了一大半。后來到了大本營,全隊隊員建議我撤回去。

        坦白說我當時有些掙扎,在大本營里我吃到祖國的美食,一路上都是尼泊爾餐,腸胃非??释亦l美食,為了美食,我決定留下來觀察。在平衡膳食和從國內帶來的藥物配合下,幾天后,我神奇般地康復了。我覺得自己還算是幸運的,在極短的時間里解決了腹瀉和病毒感染的問題。


        奇妙的伙伴

        尼泊爾是徒步天堂,它的徒步路線是非常完整的。飲食住宿都很完備,大家可以吃豐盛的西餐,歡歌笑語,第一階段類似于旅行第一階段。第二階段就完全不一樣了,我們可能喝的是冰川融化的雪水,早餐變成粥、咸菜、煎蛋、培根。越往上走條件越差,可能就只有泡面和燕麥粥了。但沒有人在抱怨了,因為大家的胃口不佳。而我不同,我知道自己需要能量,硬塞也要吃東西,我會把四個雞蛋搗碎拌在粥里吃下去,也不管好吃與否。狼吞虎咽,塞滿肚子為止。

        我們這個隊出發時有7個人,中途兩個人下撤,最終五個人登頂。在隊伍里大家叫我“表哥”,因為我體能好,胃口好,性格又爽朗,因此沒有人把我當女孩子對待。

        640 (24).jpg

        登珠峰之前我們就是一支磨合得很好的隊伍。

        隊伍的另一個女孩是百公里越野“大神”,會帶著我們跑步。而我這個健美冠軍就帶著大家跳操。有個小伙伴做電商,包圓了大家用的面膜和唇膏。還有溫州的小伙伴,帶了很多海產品,所以我們可以做到今天添了一盤蝦,明天多了幾尾帶魚??梢哉f大家相處得非常好,各自發揮自己的優勢和特長,帶領整個隊伍發揮積極向上的能力。

        即將登頂時,每個隊員都至少配備一名夏爾巴向導。夏爾巴,這是一個常年生活在喜馬拉雅山脈的民族,因給登山者當向導而聞名。每年,他們都會先行上山修好路繩,沿途背運氧氣瓶等補給,需要的時候救援登山者,人們則沿著路繩向上攀登。

        640 (4).png

        我的夏爾巴28歲,是個壯年小伙,體能尚好。但是我倆沒有經過磨合就組成了“戰友”,中途還起了一些沖突。

        前半程他一直拉著我往前沖,后來他的體能不夠了。他走的慢讓我的速度也變慢,會導致出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我的身體溫度會降低,面臨失溫的危險。當時我感覺四肢冰冷,那一刻非常害怕,可是我沖到他前面去,他也不同意,就是這樣一個拉鋸的過程,兩個人一路磕磕絆絆。

        640 (25).jpg

        我和我的夏爾巴總共相處了5天,下撤時也許是因為脫離危險地帶,他終于變得歡樂起來,會唱歌逗我笑,走在前面故意讓我追他,走著走著他轉過身,突然沖我豎起大拇指:“宋,你太強壯了!”他咧開嘴沖我笑了。我心想你終于認可我了,那么先前的芥蒂也都釋懷了。

        后來分別時我把在尼泊爾買的唯一一件東西雪鏡送給了他。他欣然接受了。當時這是后話了。


        珠峰改變了我的認知

        攀登珠峰要面臨氣候等多方面的考驗。

        越往上氣候越來越嚴酷,可能上午陽光明媚,下午突然狂風暴雪,耳邊不斷聽到雪崩的聲音,空中的直升機來來去去發出“嗡嗡”的噪聲,你會覺得身處在一個和現實完全割裂的世界,有一種拍電影的錯覺。

        到了C2營地往上全是雪,除了雪看不到任何別的顏色,山體也看不到。天地間只有漫無邊際的雪,一片白茫茫。到了C3營地我發現要過1200米的垂直大冰壁,我從來沒有攀爬過這樣的冰壁,需要不停的往上爬。而且我們在7000米的高海拔都看不到珠峰,就覺得天哪,它太高大宏偉了,我找不到它,心里很茫然。過了大冰壁以后則是黃巖地帶,遍地是石頭,你會看到跟海底一樣的斷層和褶皺的巖體,又仿佛是另外一個世界。

        在不斷挑戰身體、心理極限的情況下,歷時37天,終于在當地時間5月18日凌晨5點30分,我和隊友登頂珠峰南坡。

        640 (26).jpg

        當時是凌晨5點15分,天空開始泛白,太陽一點一點地從云層里面透射出來,眼前的事物變得清晰。預想中登頂以后,終于到了8848米的高度,應該是很興奮的狀態,會想著拍照打卡記錄瞬間,事實上我到了以后沒有多么興奮,那一刻想到的是哎呀天哪,我終于到頂了,只想著到趕緊回去,這個地方一秒都不想多待。整個沖頂過程我們隊伍里幾乎沒有人講話,覺得多說一句話就要耗費太多能量,要保存體力趕緊下撤。再來,多說一句話不知道會對這行進的隊伍造成什么樣的干擾,所以我們都鴉雀無聲,屏住呼吸一路前行。

        我個人的體會是,登珠峰的過程太煎熬了。

        從C3營地到C4營地,經過十幾個小時漫長的攀登,沒有任何補給,又累又冷又餓又困,等于是我的這幅皮囊連續奮戰了30多個小時,筋疲力盡,幾乎快到了身體所能承受的極限。

        很多人問我當站在世界之巔,是否會感慨人類之渺小,自然之遼闊,其實只要身處6000米以上人跡罕至的地方,都會覺得人類非常渺小,天地之間只剩下自己的感覺,你就是滄海一粟。所以對我來講并沒有多少特別。

        尤其是下撤時我們得知一位攀登珠峰的中國同胞遇難了,我非常難過,因為我們中途曾經碰到過,他當時還是鮮活的生命。

        640 (5).png

        攀登珠峰的過程中,經歷的很多人和事一次次帶給我強烈的沖擊。所以,在登頂珠峰那一刻,我更多是的疲憊、失落、恐懼及對生命脆弱的深刻領悟。

        再次回顧這段經歷,我個人的感受是,登珠峰不是想象的那么簡單,一定要量力而行。去之前,我覺得無論從心理上還是體能儲備上,自己都已經準備好了。去了之后才知道自己的認知過于輕狂,完全沒有預料到8000米以上的巨大風險。

        640 (6).png

        我原本有別的攀登計劃,但是珠峰歸來改變了想法,我不會再輕易去挑戰一座山,如果我沒有對這座山足夠的了解,就不會再做這樣冒險激進的行為,對關心關愛自己的人不管不顧。至少我不會再這么不負責任了,以后登山的計劃是暫時擱置的。


        自由的行走

        其實,登珠峰并非我的高光時刻。

        2019年5月,我報名參加了世界自然健身健美比基尼大賽,最終拿下了該比賽RUNWAY項目的冠軍。同年7月,我登上了《健與美》的封面。我認為那才是我人生的高光時刻。

        2021年,我開始向雪山發起挑戰,登頂了5000米雪山——四姑娘山大峰。在這一次登山中,我結識了浙江省的登山愛好者石磊,也點燃了我攀登珠峰的夢想。

        這是我攀登珠峰的緣起。事實上,我還非常熱愛攀巖、潛水、滑雪等戶外運動。曾經三次行走南美洲。

        640 (27).jpg640 (7).png

        在南美我完全是一個旅行者。第一次去是純粹的陌生游客。第二次去我已經掌握了西班牙語??梢郧瞄_南美的門。第三次是去厄瓜多爾的首都基多去學習??梢哉f每次去都有不一樣的感受。

        讓我最難忘的還是遇到的人。

        有一次我在海邊乘船游玩,突然我的船被當地一個陌生人拉走了,他說我帶你去看一樣東西,你跟我走嗎。我當時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就這樣,在陌生地方被一個陌生人帶著自己前往未知的地方。

        他就拉著我的船去了海洋深處,遠離海岸線,我當時有些害怕,但是到了那里以后,他指著一個大船船體上的英文大聲跟我說:“China!”哦,原來他想告訴我在海洋深處有一艘來自我的國家的大船。

        每次行走在路上都會遇到很多有意思的人,這也許就是行走的意義。對我來說,行走就是在學習,是很好地認識世界和找尋自我的一種方式,讓我認識到我沒有見識到的更加寬闊的天和地、人和物,所以行走賦予了我很多。

        行走意味著自由。

        我畢業后也曾循規蹈矩地生活,做過房產公司文員,后來覺得這種朝九晚五的生活并非我之所愿。嘗試開過獨立書店,弄過健身工作室,開始一個人旅行、寫作,我對自己的這種自由的生活方式還是蠻喜歡的,一個階段做一個階段該做的事。

        640 (28).jpg

        20幾歲時,我碌碌無為,當時在上海打拼,那時候覺得每天賺點錢夠我吃喝就行了。每個當下我都覺得很好。只要為自己的夢想忙碌著,每一天都很充實。特別是養成了良好的運動習慣以后,我沒有時間去黯然神傷,無病呻吟了。我性格剛強,從來不把自己當弱勢群體對待,我有時甚至是直接站在男性視角去看待這個世界,培養獨立思維。有人曾問我怎么看待女性面臨的偏見和年齡焦慮,我覺得強大體現在方方面面,打破刻板印象,只有自己強大起來,女性是可以為自己撐起一片天的。


        寫作是一輩子的事

        在眾多標簽里,其實我更愿意別人稱呼我為作家,因為它是我可以持續一輩子的事,珠峰我抵達了,但是寫作的珠峰可能我一輩子也達不到,我要攀登得更久,需要更多的意志力。

        我欣賞王安憶和虹影兩位女作家。

        虹影老師在我看來是創造生命傳奇的一個人。她自己一路闖蕩到了英國,現在回到四川重慶拍電影,她的電影快上映了,她在不同階段做不同的創作,有愛情小說,也有站在大時代擁有大格局的書,她是一個堅韌不拔的女性。王安憶老師的創造精力旺,日更三千字,每天保證有規律的閱讀,她的文字非常的有藝術感,一個人能長期日積月累去做一件事情,在我看來是很有韌性的。

        而我呢,生長于一個小村莊,求學于漯河職業技術學院,從2018年開始接觸創作,以筆名話梅的名義陸續發表文章,而且越寫越長,陸續出版《等不到的冬天》等書,現在每年保證一年出版一部的寫作量。

        640 (29).jpg

        《何以為家》是一部我很驕傲的作品,也是我的嘔心瀝血之作,我最大的財富。我交代的是我的身世,我的成長史,從一個幼兒到整個成長過程中我的意識形態,都在這本書里面。

        640 (8).png

        我一出生就被抱養到了這個家庭,有個60多歲的父親,被拐賣三次的母親,這三個人組合在一起非常的奇妙。因為它是非虛構,必須真實,所有人物的出場、語言都追求真實的東西。這本書更多的是呈現80年代,農村的變革和意識的改變,一個小女孩成為這個家庭的希望,就像蝴蝶一樣破繭成蝶的過程。所以,它是比較勵志的書,會給人帶去一些力量。

        我不感謝這段成長經歷,我也不想歌頌苦難,因為它是命運丟給我的東西,不是我能選擇和左右的,如果我出生在一個非常殷實的家庭,父母非常有愛,我可能比現在更好。

        我無法改變我的原生家庭,但是我可以追尋更好的自己,也能夠去照顧并反哺別人。我是扔哪里都能活的那種人,有點像野草,擁有旺盛的生命力。這是我這些年學會的生存本領。

        關于夢想,你若問我追尋到了嗎?何時愿意停下來?我只能說我還在追尋。我是階段性目標比較強的人,這個階段的事情做完了,那么就翻篇了。不會再去反思這件事情,也不會覺得自己圓滿了。

        無窮無盡,生生不息。我知道會有比珠峰更高的山在等著我。

        因為這樣子才是人生啊。

        分享
        奇米网777色在线精品|五月天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