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rb689"></em>
    1. <s id="rb689"></s>
      <dd id="rb689"></dd>

          1. <button id="rb689"><object id="rb689"></object></button>

            中西部非省會城市十強:洛陽南陽入圍,南陽增速第一

              隨著經濟總量的提升和區域均衡化發展,中西部非省會城市之間的競爭日益激烈,也逐漸引發關注。

              最近,地市一季度經濟數據陸續發布。記者梳理公開數據發現,中西部非省會城市經濟總量超過千億的城市有十座。相比2022年的排名,今年一季度的排名出現了明顯變化,未來前三之爭可能膠著。

              圖據洛陽網

              洛陽復蘇超襄陽

              今年一季度,陜西榆林、河南洛陽、內蒙古鄂爾多斯、湖北襄陽、湖北宜昌、安徽蕪湖、貴州遵義、湖南岳陽、河南南陽和江西贛州,成為中西部非省會城市經濟總量十強。

              這十個城市一季度GDP分別為1546.17億、1441.5億、1322.29億、1224.25億、1146.63億、1111.83億、1111.16億、1071.01億、1060.56億和1059.57億元。

              其中,南陽以6.5%的增速在這十強城市中位居第一;襄陽、岳陽、宜昌和鄂爾多斯增速都超過5%。

              曾經多年占據中西部非省會城市之首的洛陽,去年GDP被榆林和襄陽超過。不過,今年一季度,榆林、洛陽和襄陽GDP分別為1546.17億、1441.5億和1224.25億元。洛陽升至第二位,襄陽則退居第四位。

              從主要經濟指標來看,洛陽的增長更多的是恢復性增長,尤其是來自于消費恢復的貢獻。一季度,洛陽市規上工業增加值累計增速4.2%(去年全年是4.5%),而且固定資產投資下降3.1%。但是,服務業增加值同比增長4.8%,比去年全年增速加快2.6個百分點;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568億元,同比增長7.5%,增速達到近七個季度新高。

              從絕對量看,今年一季度襄陽GDP增量129.31億元,而洛陽增量為93億元。襄陽的一季度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6.6%,高于全國5.6%的平均水平和洛陽的增速。

              湖北省社科院研究員彭智敏向第一財經表示,襄陽和洛陽產業結構都以制造業為主,其經濟總量相差比較小,短期的數據也不能體現出兩個城市的差距。這些數據可能與企業和產業發展情況相關,比如某些產業遇到短期困難等。

              就在襄陽和洛陽競爭加劇的同時,鄂爾多斯成了“半路殺出的程咬金”。一季度,鄂爾多斯GDP為1322.29億元,同比增長5.3%,總量超過襄陽,排名第三。去年全年經濟總量排名中,鄂爾多斯排在洛陽之后,位列第四。

              鄂爾多斯煤炭資源豐富,采礦業成為經濟主要動力。一季度,鄂爾多斯全部工業增加值增長5.2%,對GDP增長的貢獻率達到54.1%,拉動經濟增長2.9個百分點。其中,采礦業增長7.5%,制造業減少1.8%,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增長0.9%。

              煤炭等能源行業的高景氣也是榆林快速崛起的重要動力。2020年,榆林和洛陽GDP規模還相差1000多億元,全國排名相差12個位次。但是,2022年,榆林GDP達到6543.65億元,而洛陽GDP為5675.2億元。榆林超過洛陽登頂中西部非省會城市第一。

              在高增長基數之下,榆林工業保持平穩。今年一季度,榆林市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3.1%。規上能源工業增加值增長4.3%,其中煤炭開采洗選業增加值增長3.3%,石油天然氣開采業增長3.7%,石油煤炭加工業增長18.5%,電力、熱力生產和供應業增長0.8%;非能源工業增加值下降9.4%。

              洛陽和鄂爾多斯的進位,使得中西部非省會城市第一的位置,尤其是前三城市排名存在多種變數。榆林未來是否能繼續保持第一,會不會隨著能源行情變化而失去領先優勢?洛陽和襄陽又是否能憑借產業轉型勝出?

              未來誰領風騷

              在這10個城市中,除了排名前列的洛陽、襄陽和鄂爾多斯競爭激烈,今年一季度蕪湖表現也很突出,從第九位升至第六位,其一季度GDP為1111.83億元。

              作為長三角重要的制造業基地,蕪湖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4.2%。規模以上工業中,四大支柱產業增加值增長7.6%,其中,汽車及零部件產業、材料產業分別增長22.2%和8.1%;高技術產業增加值增長38.1%。

              今年3月,安徽省印發《關于支持蕪湖市加快建設省域副中心城市的若干意見》,支持蕪湖成為安徽經濟增長第二極和省域副中心城市。到2027年,蕪湖地區生產總值力爭達到8000億元,占沿江五市地區生產總值比重提高到40%以上,進入長三角20強。

              湖南在2021年11月提出實施“強省會”戰略,發布《支持岳陽市加快建設省域副中心城市的意見》和《支持衡陽市加快建設省域副中心城市的意見》兩份文件,提出到2025年兩市基本建成省域副中心城市。

              彭智敏表示,現在中西部經濟大省都關注到省會“一城獨大”的弊端,在省內規劃布局次級中心城市或者副中心城市。這些城市相比一般城市產業基礎條件好一些,可以立足本地資源優勢,以工業化為主導,根據比較優勢進行產業布局。

              十強城市產業特點都十分突出,比如,榆林、鄂爾多斯等城市以能源行業為支柱,洛陽、襄陽、蕪湖等城市則以制造業為支柱。

              彭智敏介紹,洛陽在“一五”“二五”及三線建設時期都是生產力布局重點,洛陽曾經長期是河南的經濟中心;襄陽因為東風系從十堰遷出后,形成了汽車及零部件產業體系;岳陽則靠近長江,以石化煉油等為主導。

              “現在這些城市都需要培育新動能,包括一些能源主導城市也需要考慮轉型。襄陽抓住機會上了一些新能源汽車項目,宜昌也在發展裝備制造。無論是能源城市還是老工業基地,都面臨轉型的任務?!迸碇敲舴治龇Q。

              近年來,洛陽把積極招引“風口”項目作為招商引資的重點。4月3日,洛陽市市長徐衣顯主持召開專題會議研究調度經濟運行工作,分析研判經濟發展態勢,再次強調要“鉚足干勁拼經濟,項目為王擴投資,搶抓風口強產業,千方百計擴消費”。

              去年年底,比亞迪襄陽產業園首條生產線正式投產。今年1月31日,東風公司新能源整車及零部件配套項目在襄陽開工,這是襄陽市第一個新能源乘用車整車項目。這些新能源汽車項目有力推動了襄陽市汽車產業轉型升級。

              岳陽也在鞏固提升“老三樣”,培育壯大“新三樣”,挖掘創造更多新興增長點。岳陽作為湖南石化產業主要承載地,瞄準“現代石化”“新三樣”產業,依托己內酰胺轉型升級發展項目和煉化一體化項目建設,打造中部地區最大的石化產業基地。


            責編:周玉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