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rb689"></em>
    1. <s id="rb689"></s>
      <dd id="rb689"></dd>

          1. <button id="rb689"><object id="rb689"></object></button>

            T恤文化簡史

            大河報 08-23 23:04 責編:吳桐 我要分享

            微信圖片_20190823233111.jpg

            翻翻你的衣柜,T恤很可能是出鏡率最高的一種服飾。

            親子T恤、情侶T恤、公司T恤、馬拉松T恤、活動專用T恤、聯名款T恤……冷天可內搭,熱天可單穿,自己精挑細選的T恤彰顯的是個性,企業組織發放的則是變相廣告位。

            T恤是一種會“說話”的服飾,它借用印花的圖片、文字、符號等,大膽表達穿著者的思想和愿望,幾乎任何內容和情感都可以棲息其中。T恤達人們走在街頭,見到一款特別的T恤圖案,就像解鎖了暗語,投以我懂你的微笑。

            更重要的是,T恤還是一種傳遞文化的載體。奧運會、紀念日等重大活動場合,抑或同學聚會、家庭旅行都會有T恤的身影。

            個性圖案的T恤,反映的是個人主義精神,它展示了一種觀念、品位,和穿著它們的人進行交流,你還可以通過觀察得出穿T恤者的個性。

            相同圖案的T恤,體現的是團隊凝聚力,它強調一種統一、團結,在重大場合之中,身穿同一款T恤便是志同道合的伙伴。

            T恤是大眾化的,洋溢著平民氣息,想想拿起蒲扇卷起T恤享受愜意涼風的“北京比基尼”。T恤又是最時髦的,那些潮流大牌無不把目光投向T恤,櫥窗里模特身上的聯名款T恤依舊耀眼。伴隨著一代又一代青年人的成長,人們對T恤的熱情從未消退,T恤的材質和印花工藝的更新換代,更是讓T恤始終朝氣蓬勃。

            可以說,T恤雖小,T恤文化卻海納百川,方寸之上,有無限可能。

            時已入秋,在街頭張揚了一夏的T恤,即將被收進衣柜之前,讓我們通過《河之洲》來和它說說話。

            會講故事的T恤才是文化衫

            T恤是啥?    

            倒退100年,美國的碼頭工人會投以詭秘的微笑,當時T恤是不輕易裸露的內衣。    

            對于服裝行業來說,T恤是一門生意,一件融入了文化的T恤能夠拯救一家國際服裝品牌。   

            從媒體轉行做T恤的王小峰則會提到一個詞“創意”,街頭常見的露著醒目品牌LOGO的T恤會讓他搖頭。              

            鄭州設計師不二飛則要用T恤講故事,他覺得T恤更像是行走的自媒體,為何不用它來說些有意思的話呢?         

            當然,更多不愛繞彎子的消費者,首先想到的是衣服,說一千道一萬,T恤不就是用來穿的嗎?舒服才是第一位。  

            來吧,就通過這些人和事,闖進T恤的江湖里走一遭。

            昔日內衣成流行文化載體

            T恤是英文“T-Shirt”的音譯名,因為鋪開呈T字狀,而被稱為T-Shirt。又因為它能夠表達許多東西,也被稱為文化衫。

            T恤天然適合表達,款式簡單,形制固定,恰恰是這種限制,賦予了方寸布料之上的自由。就像是一張穿在身上的畫布,可以有無限涂抹勾畫的可能。

            炎炎夏季,當街上花哨個性的T恤如云飄過,誰會想到,這最初是干粗重體力活的工人們穿的內衣,并不輕易裸露。在20世紀初期,服裝公司的產品目錄上,T恤還僅僅是作為內衣來推銷。

            關于“T恤”起源的眾多說法中,有一種與中國茶有關。大約在18世紀中期美國獨立前,馬里蘭州的安納波利斯港口,碼頭工人搬運從中國運來的茶葉,為了識別搬運其他貨品的工人,這些搬運茶葉的工人穿上印有“TEA”字樣的短袖,被稱之“T恤”。

            到了1930年,雖然作為內衣的形象并未發生太大改變,但人們已經開始嘗試把T恤外穿,也就是人們常聽到的“水手衫”。穿著T恤出海遠航,蔚藍的海洋與明凈的天空之下,T恤開始有了自由不拘的內涵。

            再之后,T恤也不再是男性的專屬品。法國著名電影演員碧姬·芭鐸,在電影《寶貝從軍記》中,用T恤展示自己曼妙的身體曲線,T恤加牛仔褲,成為女性時髦的搭配方式。

            1951年,馬龍·白蘭度在電影《欲望號街車》中身穿白色緊身T恤,把男性從呆板、單調、循規蹈矩的傳統上流品位著裝中解放出來,迅速成為年輕人仿效的對象。據說,馬龍的T恤形象并非事先精心設計,純屬偶然穿著來排演。

            T恤文化真正被發揚光大,是上世紀60年代搖滾樂繁榮的時候。當人們把自己喜歡的搖滾樂隊形象、LOGO放到胸前的時候,T恤文化內涵有了新一次巨大飛躍。那些對媒介與信息感興趣的藝術家,也探索了T恤衫的各種藝術可能性。

            T恤上的圖案與文字只要想得出就能印上去,幽默的廣告、諷刺的惡作劇、自嘲的理想、驚世駭俗的創意、放浪不拘的情態都借此發泄。

            回溯T恤演變的歷程,會發現它自始至終都與流行文化緊密關聯,如孿生兄弟一般齊頭并進。

            就怕T恤沒文化

            商場剛開門,顧客就上演百米沖刺;卷閘門還未完全開啟,就爬進店里搶;尺碼都不看就一頓瘋搶,模特身上的也被扒走……今年6月初,一款優衣庫聯名款T恤發售,你是否被網上熱傳的搶購衣服視頻震撼了?

            人們爭搶的是優衣庫與紐約當代藝術家KAWS推出的第六季聯名款UT,融合了美國涂鴉藝術家KAWS經典的COMPANION和BFF角色,加上招牌XX眼設計,充滿玩味潮趣。

            其實,T恤算是優衣庫的拯救者。2002年快速擴張之后,優衣庫業績出現大幅下滑。為了走出困境,UT應時而生。不過,最初的優衣庫UT系列印刷的多是普通的卡通圖案加上優衣庫自己的LOGO。

            后來,UT打出了“More than just a T-Shirt”(不僅僅是一件T恤)的口號。希望承載的意義不僅僅局限于一件T恤,并開始與動畫、電影、影視等多個領域進行合作,創造屬于各種文化的T恤,涉及的題材涵蓋了迪士尼、漫威、樂高等流行文化符號。

            放眼整個服裝行業,近年來,各類潮流品牌紛紛專注于為T恤注入文化內涵。

            去年,一家紡織專業門戶網站直截了當地點出了國內T恤市場繁榮表面下的隱憂,標題一針見血:“年銷30億件的T恤產業:有印花,沒文化,真可怕!”

            文中稱,與國外T恤相比,國內T恤出口價低廉,所包含和體現的文化底蘊淺薄得多,甚至可以說還沒有形成自己的T恤文化,是“有T恤沒文化”。

            的確,許多T恤的圖案印花,無論簡單還是繁雜,都毫無章法可尋,有些是純粹的圖案或漢字堆砌,有些可能還混集了似是而非的英文,不知所云。

            既然是生意,商機總有人能早早嗅到。作為國內第一批經營個性化T恤的創業者,1987年,任柳和幾個弄堂玩伴,擺弄起親手印刷的T恤,憑借新潮好玩的創意,受到歡迎。這種嘗試延續到21世紀初,便有了“衫國演義”品牌,理念是“以個性化謀生存,為追逐潮流和時尚的人提供物美價廉的T恤”。紅火時,徐靜蕾曾經跑去,一口氣買下20多件T恤。

            而如果是一次集體“撞衫”,便是團體定制T恤的生意。從事文化衫定制多年的帝峰衫國創始人王曉峰,2009年創業時,向大學生推銷定制T恤,不厭其煩地講述定制T恤對于社團凝聚力的作用,以及社團自身的文化標識,但依然應者寥寥。

            現在10年過去,定制T恤早已不再是學生專屬,而是幾乎所有團體活動的標配。

            讓T恤講故事

            上大學時,T恤品牌“不許聯想”的創始人王小峰就喜歡創意T恤,但當時在街上很少能看到胸前圖案非常有趣的T恤。

            他發現,每到夏天,人們穿的T恤圖案要么是那些品牌的LOGO,要么僅僅是一些裝飾圖案,很少能看到有趣、好玩甚至帶有文化、歷史信息含量主題的T恤。

            入行之后,王小峰才明白,原來許多國際知名服裝品牌的T恤,并非都是LOGO款,其實每年都有眾多設計師設計的創意款式,遺憾的是國內經銷商似乎更青睞LOGO醒目的。

            可如果將印有LOGO的T恤與無趣畫上等號,一些T恤迷會很不滿。在他們眼中,身上那印有小眾潮牌LOGO的T恤,并非是創意的匱乏,而其本身就是創意。

            8月16日午后,在鄭州瑞光創意工廠設計師樊響的工作室里,偶然聚在一起的年輕人,面對前來采訪T恤話題的大河報·大河客戶端記者,紛紛從各自身著的T恤開聊,LOGO還真是普遍的元素。

            設計師不二飛的T恤上,只有BM兩個英文字母,這是廣州一個潮流品牌的LOGO,而這個品牌的T恤設計元素不少都是各種變體的LOGO字母,“有這個標識就夠了,它本身的品牌文化就是個性的彰顯”。

            在博物館工作的李女士身上的T恤,是日本設計師川久保玲的PIAY系列的標志性LOGO,辨識度頗高的紅心設計,桃心上有兩個眼睛。這顆小紅心被賦予了更多種色彩,更多款式的演變,幾乎每次新款發售,都會帶來不小的震動。

            許多人對T恤衫的理解依次是:品牌、款式、面料,最終才是視而不見的圖形。而王小峰的理解剛好與這個次序相反。

            “T恤衫不僅是一件衣服,它是一個窗口,能給我們講述很多故事。過去我們常說郵票是‘小方寸,大世界’,T恤何嘗不是如此?!痹谒磥?,T恤比其他服裝多了一個情感連接,上面可以放任何圖案,來表達自己的態度、觀點、立場、情感等。

            前不久,王小峰跟一家出版公司合作,制作了一款“追風箏的人”T恤衫?!拔蚁?,看過《追風箏的人》的讀者,肯定想有這件T恤吧。因為你在閱讀的時候可能培養出了對內容、對作者、對這五個字的一種情感?!?/p>

            接受采訪時,王小峰身穿一件灰色T恤,胸前的圖案是“希區柯克與憤怒的小鳥”。

            希區柯克是懸疑電影大師,許多人對他執導的經典電影《群鳥》中那些瘋狂的鳥印象深刻,而憤怒的小鳥則是風靡全球的一款手機游戲。這兩種元素放在一起,碰撞出獨特的創意效果,同時也折射出人與鳥的微妙關系?!傍B類與人類的生活在一個區域,如果有一天地球上沒有鳥了,估計也不會有人了,要不怎么說‘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呢?!?/p>

            不要以為T恤都要有表達,有時空白本身也是一種表達。設計師樊響喜歡穿純色的T恤,不喜歡重復的他,過去看到喜歡的T恤圖案也會買來穿在身上,但往往沒過幾天就失去了新鮮感,“只要有設計有圖案就會過時,那我就穿永不過時的純色吧”。

            行走的自媒體

            在做T恤之前,王小峰的身份是《三聯生活周刊》的主筆,投筆從“絨”賣T恤,他卻稱是換了個方式做媒體。

            “把想要表達的內容通過圖案、文字等形式印在T恤上。這不就是媒體嗎?”他說。

            每年年初,他會把一年中的特別紀念日查一遍,這種方式和過去在媒體開選題會很像,他還會為了一個T恤圖案創意查找數萬字的資料,工作量甚至超過了在三聯準備一次封面故事。

            采訪時是8月中旬,他便想到了一個紀念音樂節的T恤創意。1969年8月15日,搖滾史上最偉大的音樂節伍德斯托克音樂節,在美國紐約州北部城鎮伍德斯托克附近舉行,音樂節持續了3天,超過40萬觀眾參與,影響深遠。

            T恤曾被譽為行走的廣告牌,而創意T恤更像是移動的自媒體。一次,穿著“不許聯想”T恤的歌手老狼就給王小峰打了個電話:“你這T恤太牛了,在國外走在路上大家都看我?!?/p>

            設計師不二飛參與過一個“TALKTEE”系列的設計,意在回歸T恤本身“表達”的含義。10組T恤,10位設計師的創作小故事,以及10篇略不正經的科普小知識,“這一定不是世界上最美的T恤,但它是我們想要講給你聽的故事和方式”。

            不二飛設計的一款T恤主題是計算機二進制,灰色T恤胸前印了一串二進制符號“1001110011111101101011100110101”。對應的文章“二進制是什么鬼東西”,通過有趣的文字科普了二進制,并在最后揭曉了這串字符的含義——竟然是一個手機號。

            當走在街頭或者參加聚會時,有人問你:“你好,我想和你交個朋友,你手機號是多少?”這時,你不慌不忙地指一指胸前的二進制符號,答“我的手機是……”是不是會很酷?

            除了小幽默之外,還可以通過T恤來表達自己的生活態度。前些年霧霾嚴重時,不二飛的朋友設計了一款T恤圖案是一只“戴口罩的恐龍”,“我們都知道恐龍滅絕是因為氣候變化,用恐龍來暗諷霧霾,即使恐龍復活也不一定逃得過霧霾”,表達對環保的關注。

            閑聊正酣,有人提起了“@二七·鄭州2015布藝設計邀請展”,樊響曾作為聯合策展人之一籌備,當時邀請了70多位設計師,以二七紀念塔為主題,把100余件設計作品完整呈現在帆布包上。一些對這次創意展念念不忘的觀眾提出,如果將載體變成T恤是否會不一樣?觀展人挑選自己中意的T恤,穿在身上走在城市的角角落落,一定是動人的風景線。

            在瑞光創意工廠的野狗商店里,“小K無窮”的《尋人啟事》插畫作品展正在進行中。畫中的每一個人物都是畫家生活中遇到的真實人物,哪怕只是一面之緣,都通過黑白畫的方式畫下來。配合展覽的還有印有畫作的T恤,喜歡畫作的觀眾可以買去,融入日常生活。

            樊響的工作室里,隨處可見鞏義石窟寺的飛天、少林寺初祖庵妙音鳥等珍貴文物拓片制作的布藝,為何不將這些元素設計成T恤?

            “T恤圖案必須將傳統與潮流結合,許多文物元素不適合簡單地拿來翻印,T恤是衣服,還是要能穿在身上,一些文物符號太沉重了,很難穿出來?!狈憣χ环龡l游魚雕刻的拓片說,如果制作T恤,最好將色彩重新調配,元素有所取舍。

            一次性T恤的煩惱

            那款“希區柯克與憤怒的小鳥”T恤,王小峰提議大河報·大河客戶端記者觸摸一下感受材質,印有圖案的地方與純色布料的手感果然并無二樣。

            “這是拔印技術,它是把染上去的顏色去掉之后變成棉紗的顏色,在這個基礎上印圖案的顏色,印完之后顏料就像水一樣,干了之后圖案是摸不出來的。這種印刷工藝對紡織布的要求是必須得百分之百純棉,你有一根化纖它都不行?!彼@樣的一番專業解釋,將T恤從文化屬性拉回到了服飾本真。

            既然是衣服,就涉及材質和工藝。T恤的材質就有純棉、化纖、防污面料等,運動員穿的速干衣多是化纖,薄且不沾水,不過追求舒適性的人會選擇純棉。而印花工藝有絲網印刷、膠印、熱轉印、拔印等,常見的普通T恤采用的是膠印,在印花部位有一層膜感,穿在身上不透氣。

            熱鬧的T恤文化,還有一個不容回避的話題,那就是印有活動標識的團隊T恤,難逃一次性T恤的命運。王小峰一次參加活動,將發的T恤拿回家,“那個料子特別差,拿手一撕就刺啦一聲。這種T恤就是一次性的,對活動主辦者來說,這塊是沒必要投入成本的,但確實產生了浪費,就像雞肋一樣?!?/p>

            那是否有了好的創意,就可以減少一次性T恤造成的浪費?對此,不二飛并不樂觀,他接到過一些T恤訂單,“對方在下訂單的時候就知道不會穿第二次,所以就考慮成本,不可能在創意上付出。而當好的創意遇到差的衣服料子,也很難長久去穿”。

            除了質量欠缺,那些活動T恤不便繼續穿的主要原因是突出的活動標識,這種信息一旦脫離了活動環境,總和日常生活格格不入。有人提議,可否讓標識小一些?

            樊響的經驗是,對客戶來說這不現實,“每次接單,我都主動溝通LOGO能不能小一點,但對方總是不理解,希望盡量突出。其實辯證地來看,小也是一種突出,可對方不容易接受?!?/p>

            當然,團隊T恤也有服飾與文化完美融合的。樊響曾受邀為一家書店設計講座嘉賓的活動T恤,當這位嘉賓看到工作人員身穿印有自己語錄的T恤時,強烈的儀式感讓來客賓至如歸,同款T恤也深受讀者追捧。

            簡單的T恤,也要講究穿衣的藝術。王小峰就給女孩們支招:“女孩子的發型、搭配與T恤上的圖案其實是有互相襯托作用的,有的能襯托出氣質,有的則起到反作用,那種大色塊的,或者是圓的、方的圖案,就會讓女孩顯得氣質不好。而一些線條感強的,或者一些形狀不規則的,女孩子不管是長發短發,皮膚黑白,穿上這種T恤相對來說都比較百搭?!?/p>


            收藏
            分享

            精彩評論

            手機快速登錄
            密碼登錄
            手機快速注冊
            奇米网777色在线精品|五月天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在线观看
              <em id="rb689"></em>
            1. <s id="rb689"></s>
              <dd id="rb689"></dd>

                  1. <button id="rb689"><object id="rb689"></object></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