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rb689"></em>
    1. <s id="rb689"></s>
      <dd id="rb689"></dd>

          1. <button id="rb689"><object id="rb689"></object></button>

            盤點一下2019年的收藏囧事

            河南手機報 12-28 01:09 責編:周玉箏 我要分享

            2019,收藏囧事不斷。

            自2012年、2013年高點跌落之后,藝術品市場時急時緩,一路下行。無論是拍賣還是民間交易市場如古玩城、畫廊,冷就一個字。雖然天價拍品仍然在撐場面,但大盤萎縮,活躍度下降是明擺著的。除了頂尖精品在漲,牛人如齊白石、吳冠中也一樣跌,暴跌。每一年度盤點總要問這個問題:到谷底了嗎?沒人能給出答案。

            而面對這樣持續的冷清,叫好的聲音一直都在。膨脹太快,畸形繁榮,非正常發育,是泡沫,總要爆。這是必然過程。藏家聰明了,市場理性了,炒短線的一夜暴富路數不靈了。剝離資產屬性,摒棄投機心理,收藏回歸藝術品本身。

            越來越多堅挺的利好浮出水面。那便是藏市的曙光,和驅散霧霾的風。

            等風來。

            玩收藏的 長點心吧

            自六七年前的收藏市場高峰之后,持續回落,泡沫破裂,禮品市場破滅,行情下行,市場在緩行、休整。

            谷底到了嗎?沒有誰能給出答案。從高點走過來的藏家看來,眼下東西實在是便宜??墒浅怯衅渌Y金來路,純靠收藏品買進賣出倒倉的藏家,出貨難,吃貨必然也乏力。

            可以寬慰的是,前些年彌漫的焦躁情緒在淡化,理性的聲音成為主流。越來越多的藏家認識到,擠泡沫,市場調整,是良性市場形成的前奏。雖說是清湯寡水又一年,吹面不寒的風是越來越讓人受用了。

            市場清淡,卻并不閑著。一起一起的事件,也并非孤立個案,不妨來說道說道,長點心。

            事件:

            榮寶齋

            上世紀收款單曝光

            解讀:

            藝術品的投資屬性,服!

            數月前,有心人貼出一組榮寶齋20世紀中期字畫的收款單,迅速在網上流傳:

            1957年1月11日,李苦禪“八哥桂花”47元;1959年1月7日黃胄人物5件共95元,平均每件約19元;1963年6月7日,陳半丁4件96元;1963年6月10日,葉淺予一幅畫100元;1963年6月10日,李可染“春雨江南”原畫一幅100元;1964年4月3日,吳作人畫7幅、妻子蕭淑芳花卉6幅,一共13幅作品319元;1978年10月19日,吳作人作品一件60元。

            據和平畫店創辦人、榮寶齋新中國成立后的第一任經理許麟廬之子許化遲回憶:上世紀50年代初,父親許麟廬的“和平畫店”在齊白石的支持下開業,郭沫若、徐悲鴻、傅抱石、張伯駒、李苦禪、啟功、黃苗子、黃永玉等都是???。那時候齊白石不是很富有,直到去世也不富有。很多畫家生前都不是很富有,在1951、1952年,黃賓虹的畫一元錢一張。

            詩人艾青曾說過,他收藏的幾幅齊白石的畫不是齊先生贈送的,是花錢買的。當時年過九旬的齊老畫價是每平尺4元錢,艾青為了請齊老題上款還多加了幾塊錢。即便按這個價格,當時一個普通工人的月工資就可以買兩幅齊白石的畫。

            1977年,王雪濤的畫12元一平尺,李可染是15元一平尺,陸儼少是8元一平尺。上世紀80年代初,天安門前的國家博物館(原中國歷史博物館)的“外賓服務部”,吳作人的潤格是一平尺5元錢,李可染8元,劉炳森6毛、8毛錢。

            1981年,從香港回來的許化遲,僅花20多萬港幣就買下了外賓服務部的全部畫作,超過9000張字畫,包括齊白石、張大千、李可染、吳作人、蔣兆和等人作品,“誰的都有”。

            對比如今拍賣會上的天價字畫,這簡直是“白菜價”。

            來看看今天的“天價”。

            2017年12月17日晚,北京保利十二周年秋季拍賣會的“震古爍今——從北宋到當代的中國書畫”專場拍賣中,齊白石的《山水十二條屏》以8.1億元落槌,加傭金9.315億元成交。

            2015年11月15日晚,中國嘉德2015秋拍“大觀之夜——近現代專場”在北京國際飯店會議中心舉槌。其中,李可染《萬山紅遍》以5800萬元起拍,最終以1.84億元成交。有趣的是,40多年前,榮寶齋花80元就把這幅約3.1平尺的《萬山紅遍》收入囊中。

            點評:穿越而來的一紙收款單,薄薄一片,卻重重砸在了當今市場,擊中了收藏者的心。它的力量核心,即是藝術品的投資屬性。在樓市股市惶惶然的時候,投資藝術品成了眾多投資者和機構不約而同的選擇。但是要有點耐心,今天收了明天就出手賺差價,上一個周期短期暴利的時代已經過去。雖然接盤俠有失手,但長遠看,藝術品仍然是最穩定的投資品。

            事件:

            馬云砸天價

            買潘天壽《午睡》

            欲改名《天貓》?

            解讀:

            大佬玩收藏

            成了新時尚

                2019年6月2日晚,中國嘉德2019年春拍“大觀——中國書畫珍品之夜·近現代專場”中,潘天壽精品力作《午睡》以2932.5萬元成交。網上的消息稱,此作品買家為阿里巴巴創始人馬云,還有人在朋友圈爆料,馬云打算將作品名字改為《天貓》。此事持續半個月占據藝術圈熱搜榜。

            此后,這只價值近3000萬的“貓咪”真正的主人坐不住了,在微博發帖澄清。但隨即,這條微博下面的評論就把主人給“出賣”了,他真的是阿里巴巴系的,但不是阿里巴巴的馬云,是被稱為“帥總”的阿里巴巴合伙人之一。

            此作《午睡》是潘天壽指墨作品,為畫家盧光照先生珍藏多年。

            此事雖最終被證烏龍,但烏龍有原因,大佬們進軍藝術品收藏市場已成風尚,個個大手筆,頻頻博眼球。

            上海新理益投資公司董事長劉益謙和夫人王薇是拍場???。從近現代當代的吳冠中、陳逸飛、齊白石到古代的文徵明、王羲之、范成大、石濤甚至宋徽宗,2.8億港元的成化斗彩雞缸杯,3.1億港元的明永樂“御制紅閻摩敵刺繡唐卡”,10.84億元的莫迪利亞尼《側臥的裸女》,2.7億港元的張大千《桃源圖》, 1.7億元拍到蔣廷錫百開冊頁《百種牡丹譜》……如今,劉益謙夫婦已經在上海和重慶建起了三家美術館,放置和展出他們的上千件珍貴收藏品。

            新疆廣匯集團董事長孫廣信也是收藏大家。十幾年來,孫廣信投資數十億元收藏了數百幅近現代名家的精品書畫,主要收藏中國近現代十位頂尖藝術家的書畫作品:吳昌碩、齊白石、黃賓虹、徐悲鴻、潘天壽、傅抱石、張大千、石魯、林風眠、李可染等,并且也建立起了自己的私人藝術館。

            商業房地產大亨王健林從上世紀80年代就喜歡收藏,其收藏數量龐大,書畫收藏規模已達百億。萬達的藝術收藏顧問團隊就有十來個人,這其中還不包括歐洲專家。除了中國頂尖名家作品,王健林的藝術品投資視野還投向國際一線。

            華誼兄弟的董事長王中軍,騰訊的老總馬化騰,都是藝術品拍賣的???,擁有豐厚的私人收藏。

            點評:土豪在買樓,大佬在買畫,差別在于投資的視野和眼光。近20年中國內地投資市場的實踐證實,收藏投資文物藝術品珍稀真品的回報率要遠高于股票、房產及其他。而除了財富保值增值,藝術品更是企業文化與個人素養的絕佳體現。而作為靠譜的穩定長線投資,藝術品在企業面對突發狀況時甚至可以幫助企業起死回生,渡過難關,是保底的可變現資產。

            事件:

            上海大學師生

            盜拓千年國寶

            解讀:

            “黑老虎”雖好,取之要有道

            10月6日,多段視頻在互聯網上傳播。畫面中,一群大學生模樣的年輕人在江蘇鎮江丹陽市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丹陽南朝陵墓石刻上鋪紙拓印,疑似非法盜拓。僅僅不到一米外,就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標志牌。后來盜拓者確認為上海大學美術學院史論系一劉姓副教授及其學生,在進行人類藝術史多樣化課程教學。隨后當事者向社會致歉,當地文保部門也對相關責任人進行了行政處罰。

            拓片是指將碑文石刻、青銅器等文物的形狀及其上面的文字、圖案拓下來的紙片。拓印技術就是為了保護這些珍貴的文物而產生,使用宣紙和墨汁,將碑文、器皿上的文字或圖案清晰地拷貝出來。為取得清晰的圖案字跡,拓印時要用拓捶、棕刷等工具擊打所拓碑刻,通常會對碑刻造成一定程度的損毀。國家文物局發布的《文物復制拓印管理辦法》當中有詳細規定,復制、拓印文物,不得對文物造成損害。其中提到:“為科學研究、陳列展覽需要拓印文物的,元代及元代以前的,應當翻刻副版拓??;元代以后的,可以使用文物原件拓印。在文物原件上拓印的,禁止使用尖硬器具捶打。批量制作文物復制品、拓片,不得使用文物原件?!辈⑶摇皬椭?、拓印文物,應當依法履行審批手續”。

            點評:在兩宋階段,拓印已成為一門獨特的藝術并延續至今。它是一種記錄方法,使大量已經散佚毀壞的碑刻得以傳世,拓片因而具有極高的研究、欣賞與收藏價值。清代金石學興盛,當時的一張名碑拓片和一張名家字畫等值,而一本剪裱宋拓,價格要超過一張宋畫,以數百兩黃金計。

            近年隨著藝術品市場的成熟,拓片市場行情回歸,被業內稱為“黑老虎”。市場一路走高刺激了交易,民間非法盜拓屢禁不止。而散落在野外的大量碑刻,保護是個難題。

            事件:

            藝術品價格

            有天壤之別

            解讀:

            收藏應回歸

            藝術品本身

            京城2019秋拍季接近尾聲,本季藝術品拍賣市場的成績單可謂差別巨大。 趙孟頫書札《與郭右之二帖卷》以2.67億元成交,潘天壽水墨畫《初晴》以2.06億元成交,李可染畫作《萬水千山》以2.07億元成交,3件頂級書畫拍品突破2億元大關;而同樣是大家的齊白石,一幅《松梅喜鵲》2011年成交價為4945萬元,本季秋拍最終以2852萬元成交,價格猛跌超過2000萬元。

            翻看2019秋季拍賣結果可以發現,從數千萬到幾十萬元的拍品中,都有不少貶值出手的例子。如吳冠中1988年作《潑墨漓江》在2013年秋拍中的成交價為690萬元,本季秋拍529萬元成交;王雪濤《牡丹蝴蝶》在2014年春拍中以92萬元成交,本季只拍出57.5萬元……有藏家發現,一些自己曾經沒買到的珍品,再現拍場時價格調低了很多,而此時市場卻不似從前愿意“接盤”。

            點評:面對攔腰砍的局面,藏家們心驚之余不免心憂:藝術品還能保值嗎?

            業內分析,精品從未跌落,普品市場銳減,市場盤整是良性作為。藝術品投資“紅利”正在漸漸消失,市場逐漸拉開了精品與普品的價差,強者恒強,弱者恒弱,明顯出現了兩極分化。

            而在行情不好的情況下,能否拍出理想的價格恰恰考驗著拍品的質地。書畫拍品分代表作、精品、普品之分,只有精品代表作,才能抗跌創出新高。而一般精品或普品,就有可能價格縮水賠錢,這也符合藝術品的財經屬性。

            凡投資必有風險,藝術市場的起起伏伏,更是真真假假,太多背后操盤手。業內專家呼吁,收藏應回歸藝術本身。

            事件:

            重慶大學博物館

            受捐大量贗品

            解讀:

            博物館暴露

            受捐漏洞

            2019年最囧藏事,且突破收藏圈引起公眾關注的,當推10月7日開館的重慶大學博物館,曾經的媒體人、網友江上怒揭贗品,一帖成名。

            這批館藏出自重慶大學教授、收藏家吳應騎,早在2015年,重慶大學就邀請國內14位博物館建設及文物專家對這批藏品進行評估并一致認可。

            大河報·大河客戶端記者對此案例進行了全程追蹤。此事并非孤例,每每不了了之,迄今兩月余,果然已經偃旗息鼓。

            點評:捐贈贗品給博物館,捐贈方圖名還是圖利,那是抵死不認的。博物館方則暴露了受捐的制度漏洞,水準尷尬,渠道瓶頸。

            藝術品收藏市場自古真贗并存,是無解的困局,某種程度上也是樂趣所在。高校是受詐捐重災區,這與其因教學與研究而迫切建立博物館的需求有關。此事提醒公眾與相關方關注大學博物館建設,完善機制,尋求專業力量,從渠道上屏蔽詐捐漏洞。

            收藏
            分享

            精彩評論

            手機快速登錄
            密碼登錄
            手機快速注冊
            奇米网777色在线精品|五月天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在线观看
              <em id="rb689"></em>
            1. <s id="rb689"></s>
              <dd id="rb689"></dd>

                  1. <button id="rb689"><object id="rb689"></object></button>